其他内容
其他内容
​当前位置
在希望中得救
来源: | 作者:教宗本笃十六世 | 发布时间: 2015-11-30 | 1131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致各位主教、司铎、执事、奉献生活者,以及全体平信徒:

论基督徒的希望

引言

1. “我们得救,还是在于希望”( SPE SALVI facti sumus ), 在希望中我们获得了拯救,保禄对罗马人同时也对我们这样说,(罗八24)。根据基督信仰,“救赎”或拯救不是一项简单的既成事实。给予我们救恩就意 味着给予了我们希望,一个可以信赖的希望,就是因此希望,我们才可面对当下:这尽管会是一个令人疲惫的当下,还是可以接受并生活它的,但这当下需要指向一 个目标,需要我们对其肯定,如此,这卓绝之目标才会使路途中的努力有所价值。然而,问题随即出现: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希望呢?是一种竟能审断由之而来的确定 抑或简单地说是一种我们因之而获救的希望吗?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确定性呢?

信德是希望

2. 我们上面提出的这些问题,当今的人类则以一种强烈的方式感受到,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,我们应该更多的去聆听圣经中有关希望的见证。事实上,“希望”是圣经 信仰中的一个关键词汇,甚至在很多章节中“信德”与“望德”这两个词几乎是可以互换的。这样,《致希伯来人书》就将“完备的信德”(十22)与“坚持所明 认的望德”(十23)紧密联系在一起。《伯多禄前书》在鼓励基督徒应该经常敏于对望德的标记(LOGOS)—意义和理由—作出答复时(参三15),也将 “信德”与“望德”等同起来。 在初期基督徒的自我理解中,像领受礼物一样地领受一份值得信赖的希望具有决定性意义,这在将基督徒存在与信德之前的生活或 同其他宗教追随者的景况所作对比中表现出来。保禄提醒厄弗所人与基督相遇之前的状况是怎么样的:在世界上,他们“没有希望,没有天主” (弗二12)。

当然,他知道他们有过众多的神祗,存在过某种宗教,可是他们的神祗是以不确定的方式呈现的,且他们彼此矛盾的神话并未产生任何希望。尽管有不同的神,但却 “没有天主”,因而处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,面对的是一个晦暗的未来。当时的一句成语这样说:“在虚无中,从虚无开始,我们很快会跌倒”(IN NIHILO AB NIHILO QUAM CITO RECIDIMUS) [1], 这句话和保禄所说的甚为相似。在此意义上他对得撒洛尼人说:“你们不要象其他没有望德的人一样忧伤”(得前四13)。在这里,我们也看到,基督徒这一事实 的区别性因素就是他们具有一个未来:并不是说基督徒知道所期待的全部细节,而是知道他们的生命整体不会在虚空中结束。只有当未来是肯定的,犹如一个积极的 现实时,当下才可被承受。这样,现在我们可以说:基督信仰不仅仅是一个“好消息”,即通传一种迄今未知的内容。用我们的话来说,基督信仰的讯息不仅仅是一 个“资讯”性的,更是一个“实效”性的。这意味着:福音不仅仅是通传可以了解的知识,也是一个可以带来事实并改变生活的通传。于是,时间和未来的晦暗之门 被完全敞开了,拥有希望的人以另一种方式生活;他被赋予了一个新生命。

3. 可是,现在要提出另一个问题:这个希望到底是什么,单单是“拯救”吗?如此,在前面引用的《致厄弗所人书》中的章节内,这个答案的核心已出现:在与基督相 遇之前,厄弗所人没有希望,因为他们处在一个“没有天主”的世界中。及至认识了天主、认识了真正的天主,这意味着接受了希望。为我们来说,在我们的观念中 一直就以基督徒的名誉生活着,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一点,拥有一个来自于与这个天主真实相遇的望德,这对我们来说几乎无法体会得到。在我们这一时代,有一位圣 女的例子,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第一次与这位天主真实相遇的意义。我指的是非洲的朱塞碧娜•巴希塔,先教宗若望•保禄二世已为她列品。她大约在 1869年出生于苏丹达富尔,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确切的出生日期。九岁的时候被奴隶贩子绑架,经常挨打,在苏丹的市场中五次被转卖。最终成为女奴,为一 位将军的母亲和妻子服务,每天都会遭受毒打直至流血,因而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144处伤痕,这些伤痕伴她度过余生。终于,在1882年由一位意大利商人将 她购买而献给当时的领事官卡利斯多•莱加尼(CALLISTO LEGNANI),此人在玛赫迪派进攻之前返回了意大利。直到那时巴希塔都是那些可怕的“主人”的财产,现在她认识了一位完全不同的“主人”-学会了用威 尼斯方言来称呼这个主人叫“巴隆(PARON)”-,认识了生活的天主,耶稣基督的天主。而在此之前她所认识的主人只会轻视她、虐待她,最 好的待遇也不过将她视为一个有用的奴隶而已。如今却大相径庭了,她听说在所有的主人之上还有一位“巴隆”,是所有主人的主人,这个主人是个好人,为人善 良。她也知道了这位主人认识她自己,也正是这位主人创造了她;甚至爱她。她也成了被爱的对象,正是因着这位至高无上的“巴隆”,在他面前其余的人都是卑微 的奴仆。原来她早已被认识并被爱,也被期待。甚至,这位主人自己也承受了被虐待的命运,此时就在“天父的右边”等待她。此刻她有了“希望”;不仅仅只是遇 到一些不那么残忍的主人这么微小的希望,而是巨大的希望:无论如何,我彻底被爱;这个伟大的“爱”在等待着我。所以我的生命是美好的。通过认识这个希望她 得到了“拯救”,她已不再感受到自己是奴隶,而是天主自由的女儿。她明白了保禄所说的,他让厄弗所人忆起他们以前生活在一个没有希望、没有天主的世界中, 没有希望是因为没有天主。因此,当人们愿意把她送回苏丹的时候,巴希塔拒绝了,她不想与这个新“巴隆”分开。1890年1月9日她从威尼斯宗主教手中领受 了洗礼、坚振,并初领圣体。1896年12月8日在维罗纳的嘉诺撒修女会发愿,从那时起,在做修会祭衣房和门房的工作中特别努力, 并在几次意大利的行程中实现她的传教使命:她觉得有义务去拓展她与耶稣基督的天主相遇所接受的解救,这个解救也应该尽量让更多的人领受。在她内所产生的希 望将她“拯救”,这个希望不能只为她自己保留,也应该传达给许多人,传达给所有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