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修荟萃
灵修荟萃
​当前位置
主业会为何备受争议?
来源: | 作者:于仁神父 | 发布时间: 2015-11-28 | 279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主业会在成立之初就有人提出疑义。主业会是1928年由圣施礼华创办的。当时还不能称其为会,只是一个26岁的年轻神父(圣施礼华)指导几个青年人度一种全新的灵修生活。主业会的主要精神是:任何诚实和有用的工作,都可以变成一种神圣的事业,为了侍奉天主,没有一个行业是属于次等的。成圣的意思就是:圣化本身的工作,籍着工作圣化自己;籍着工作去圣化他人,这样,他们便能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天主。在圣施礼华看来,耶稣三十年的世俗生活和木匠生涯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。它向世人展示世俗工作的意义,正如《创世纪》所载,天主要和人一起分享祂的工作:“上主天主将人安置在伊甸的乐园内,叫他耕种,看守乐园。”[创2:15]

然而许多世纪以来,一般人普遍认为,要过一个以天主为中心的生活,必需要一些保障和动机,来确保与世俗的一段距离:隐修院、贞节、神贫和服从的圣愿,独特的修服,祈祷、补偿和静默的规诫,对礼仪和圣事的投入等等。因此对于一个年轻神父提出的、通过世俗工作成圣,一些人对此有疑义也是自然的。其实天主教会是个十分包容的教会,它有无数善会,每个善会的宗旨和指导思想都有各自的独特性,它使天主教会更加色彩斑斓。不能说哪个善会对,哪个善会错,它们都符合教会的传统教义,只是着重点不同罢了。

主业会是个固守教会传统的善会,这个传统本身要求天主教徒忠于教会。在圣施礼华的著作里,有不少是关于热爱教会的,但没有任何忠于教会的附加成分,只是要求会员尽天主教徒应尽的本分,所以把主业会描绘成天主教会的“秘密警察”是毫无道理的。在另一方面,又有人说主业会不忠于教会,而是忠于教宗,是教宗的“党卫军”。 忠于教宗、服从教宗是教会法典要求的,也是天主教信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圣施礼华从未著书教人如何忠于教宗,尽管他本人从不掩饰自己对教宗的忠诚。主业会对教宗的忠诚也没超过法典要求的部分,说它是教宗的“党卫军”更是无稽之谈。

主业会强调教会的传统,有人反对也不足为奇,对那些主张脱离教廷、女性司铎、司铎结婚、解放神学的人来说,主业会无疑是在唱对台戏。

还有人说主业会秘密吸收成员,甚至质问主业会为何不公布成员名单?这显得很滑稽,首先天主教哪个善会在招收会员时登报做秀了?其次主业会有必要公布成员名单吗?难道就是为了满足一些人的好奇心?

一些人不喜欢主业会,这没什么可惊讶的。对于个别没有信仰的人来说,一方面他们希望天主教会能够提供更多的慈善,另一方面他们希望天主教徒和他们一样没有信仰。对他们来说,一个好天主教徒应该是助人为乐但又屡屡犯戒。这就像有人听说和尚偷着吃肉而发出会心微笑一样。但是,也有很多人是非常支持主业会的。他们想成为主业会协助人,这些人不但有天主教徒,还有新教徒、其他宗教人士、甚至没有任何信仰的人。他们被主业会成员的热情、真诚和爱心所吸引,他们慷慨解囊支持主业会的事业,同时也愿意接受主业会的灵修指导。居然会有非宗教人士愿意成为天主教主业会的协助人,这又是个新鲜事物。当年圣施礼华看到有那么多人愿意支持主业会,不得不请教宗恩准,允许主业会接纳非天主教徒为协助人。

诚然,主业会也确有让人感到“神秘”的地方。首先,主业会是会(Order),而且是天主教唯一的只吸纳平信徒的会。它的运作模式、指导思想、灵修方式都是前所未有的,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使人产生好奇心。

其次,它的成员在各个世俗岗位上工作,而同时又接受非常宗教的灵修指导。我们知道,灵修是很私人的事情,所以人们通常都不愿意对外讲,就像人们不愿意说自己都办了哪些告解、自己与心理谈了哪些病情一样。作为天主教徒,按理说应该表明自己的信仰,为耶稣作见证。但主业会不坚持会员非得表明自己是主业会成员。这主要是从隐私保护的角度来考虑的。需要注意的是,主业会从不要求会员为自己的身份保密。事实上,主业会的《新闻摘要》杂志上几乎登满了会员的照片和见证。

再者,主业会的传教模式与当地教会有所不同。主业会的传教方法是非常低调的。它不办慕道班,不搞集会,而是在亲友、同事之间传教。圣施礼华认为只有你成为好员工、好同事、好朋友的时候,人们才能从你身上看见耶稣,你说的话才值得信赖;与朋友交心比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演讲更有效果。因此,主业会的传教鲜为人知,但成员却在不断增加。这可能也算它的“神秘”之处吧。

最后,人们往往把主业会成员和主业会混为一谈。有人说某某学校、某某机构是主业会的,其实这些都是主业会成员自己出钱办的。主业会仅向会员提供灵修指导。当然,这些学校可能会邀请主业会神父来常驻,但学校的资产都不是主业会的。正如一位美国神父所说:“主业会几乎没有任何经济实体,那些(实体)都是会员们自己办的。他们经常会干一番意想不到的事业。”这位神父不是主业会成员,但他为教会有主业会而感到高兴。

如果把度虔诚信仰生活的人都视为怪人,那么他们的做很多事都可以被视为令人费解的秘密。